• 山歌沿袭诗经遗风 天籁之音传唱千载

    2018-10-30 11:04:25

    山歌沿用诗经遗风 天籁之音传唱千载 梅县区松口镇山歌扮演。松口镇文明站供图 非物质文明遗产《长潭山歌》扮演。陈晓光 摄 长潭山歌。魏小良 摄 客家山歌特知名,条条山歌有妹名

      山歌沿用诗经遗风 天籁之音传唱千载

     

      

    梅县区松口镇山歌扮演。松口镇文明站供图

      

     

      

    非物质文明遗产《长潭山歌》扮演。陈晓光 摄

      

     

      

    长潭山歌。魏小良 摄

       “客家山歌特知名,条条山歌有妹名;条条山歌有妹份,一条无妹唱唔成。”客家山歌用客家方言吟唱,是撒播于民间的一种浅显民歌。它从前是大众业余文明活动的重要内容,在客家区域众所周知,被视为梅州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,更被搬上了文艺舞台,走进了艺术殿堂。

       由于歌词浅显易懂,生动有趣,客家山歌走出了梅州,走向世界。2006年,梅州客家山歌经国务院同意,被列入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。

       在绵长的开展过程中,客家山歌与梅州各地的当地特色相磨合,构成了各具特色的山歌唱腔:梅县的松口山歌、兴宁的罗岗山歌和石马山歌、五华的华城山歌和长布山歌、蕉岭的长潭山歌、大埔的三河山歌……其间,作为客家山歌中的典型代表,松口客家山歌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明遗产维护名录。即兴对唱、对驳押韵成为松口山歌的特色。

       ●南边日报记者 黄思华 通讯员 陈晓光

       妙绝古今以抒情居多

       作为客家传统文明的一部分,客家山歌承载着客家人的乡土才智和客家文明的深入内在。它承继了《诗经》的传统风格,遭到唐诗律绝和竹枝词的严重影响,一同又吸取了南边各地民歌的优异成分,千百年来,广泛撒播,久唱不衰。

       曩昔,客家人喜欢依山而居,在交通不便的状况下,上山唱山歌,便成为了客家男女青年攀谈、找对象、文明活动的一种办法。但因其口头传唱与即兴发挥的特性,山歌一向未得到应有的注重,也未被体系、有效地收集与收拾,因此很难从史料或古书上找寻到山歌词作的遗址。即便翻遍《嘉应州志》,也不见“山歌”二字。

       “直到明朝,闻名文人冯梦龙收集编著的《山歌》民歌会集,才呈现了简略的客家方言著作。”梅县松口山歌协会副会长廖胜华介绍,清朝末年,诗人、外交家黄遵宪在《人境庐诗草》、《人境庐集外诗辑》中称誉山歌为“天籁难学”、“妙绝古今”等,并为之发明多首诗句、歌谣,也属可贵留存的材料。

       由于山歌的内容比较纯真,体现办法大多选用白描或浅白、直接的比方。因此,歌词内容离不开“山”味和“情”调;方法也多种多样,有民间脍炙人口、粗豪易学的情歌、劳动歌、劝世歌、职业歌、耍歌、逞歌、虚玄歌、拉翻歌、谜语歌和猜调、小调、竹板歌等。

       一同,各种歌词结构大致相同,每首四句,每句七字,逢一、二、四句多押平声韵。它的曲调丰厚,大致有号子山歌、正板山歌、四句八节山歌、快板山歌、叠板山歌、五句板山歌等。

       客家山歌的特色是情感表达以抒情居多。依据相关部分计算的数据,1986年梅州收集的近万首山歌中,情歌就约占80%。内容多为宣传男女自由恋爱,因此从前在清朝初期遭到制止。如“乾隆登基乖僻多,官府出来禁山歌,捱个山歌禁得撇,愚个皇帝台难做”,就记载了其时山歌被禁的状况。

       “新打戒指九连环,一个连环交九年;九九还归八十一,还爱相交十九年。”客家山歌中万事万物都是有爱情、有生命的,戒指本来是没有爱情的饰物,但它一般又多作“定情信物”,因此,歌中的戒指便成了爱情的见证,体现了男女同结百年之好的火热爱情:“见妹挑担百二三,阿哥心头着一惊;心想同你分多少,又见人多唔敢声。”歌中叙说了客家妹子勤劳精干,远程能挑担一百二三十斤,使男的为之吃惊疼爱,详尽刻画了男青年对情人既关怀又害臊的杂乱心境,抒情叙事,天衣无缝。

       由于山歌是客家先民在自己共同的出产环境中发明出来的,因此不同区域所体现的艺术内容也不同,其体现的艺术办法也必定遭到其出产日子条件的影响和约束。在梅州,客家山歌分为多种唱腔,包含松口原板山歌、梅县山歌、兴宁罗岗山歌、蕉岭长潭山歌、大埔西河山歌等。

       自古山歌“松口”出

       有千年前史的梅县松口镇,建制早于梅州,是客家先民南迁的始居地之一。历经千百年孕育,保存着丰厚的客家人文资源。它是明末今后客家人远涉重洋的第一站,有着“自古松口不认州”的盛名。

       由于地处闽粤要冲,松口北通福建上杭、武平、东邻福建的永定、西毗广东蕉岭,南接广东大埔。又因梅江河流经松口,水陆交通便当,自古以来松口都是商贾聚集的当地。而作为客家山歌中典型代表的松口客家山歌,就是从这儿开端孕育,从这儿开端撒播。

       “松口客家山歌起初是松口劳动公民在山中郊野劳动休憩时,随兴而唱,隔山隔河相唱时的一种歌谣,在鼎盛时期遍及到客家城乡。”梅州山歌大师汤明哲介绍。

       “音随字转,字正腔圆”是松口山歌最杰出的特色。与其他区域客家山歌不同的是,松口山歌以松口白话组词,且其根本曲调与其他区域客家山歌相差异。由于其曲调丰厚多彩,腔板多种多样,“行腔如串丝、绕绕韧韧,宛转圆润”,极富爱情颜色,山上男女常拿来在隔山对驳。

       “松口山歌多是尾驳尾对唱,即甲先唱,乙接过甲的末句作首句,然后添加三句,如此循环,对驳时刻较长。”廖胜华说,“有时分进山的时分怕有野猪,也不知道山里有没有人,因此也会用山歌来打破冷清。”

       一同,松口山歌的修辞办法,也秉承了诗经之“十五国风”,以“赋、比、兴”为主,并常用“重章叠句”,尤以“双关”见长,其特色亦是浅显易懂、生动形象、押韵上口。如“法院放假状么来,兜凳上棚愚么梯,蕉叶蒸粄唔使帕,水流灯草放芯来。”这是“双关”兼“比”、“兴”,句句都是借意或谐音双关。首句“状”谐“唱”;第二句愚么梯是“你别推托不”的意思;最终一句,以“灯草”(灯芯)谐“心”,既是双关又是比方。

       而平民百姓在对歌中体现出来的灵敏才情,往往令文人学士也不得不信服。广东梅州所传歌仙“刘三妹故事”便由于刘三妹的妙语解颐,成为一段美谈。

       传说,梅县松口有个刘三妹,才貌双全,出口成歌,也因此常常有人上门与她对歌。一天,一个秀才搭船前来找刘三妹对歌,恰好在河滨遇到她。但秀才不知道她就是刘三妹,所以向她问询刘三妹在哪里?并夸下海口道:“我必定能够对歌赢过刘三妹。”

       三妹便问:“你有多少歌,敢同三妹对?”秀才毫不在意地手指船舱唱道:“讲唱山歌我就多,船上载来七八箩,拿出一箩同(她)对,对到下一年割早禾。”刘三妹随口便驳道:“河唇洗衫刘三妹,借问先生哪里来?自古山歌从口出,哪有山歌船载来?”

       歌中的“从口”与客家方言中的“松口”谐音,一语双关,把秀才驳得面红耳赤,哑口无言,到时传为美谈。一同,松口山歌也由于这个故事撒播得更远。

       长潭山歌列入市级非遗名录

       坐落广东省蕉岭县东北部的长潭古镇,是客家区域闻名的华裔之乡。长潭风景优美,有“岭南的日月潭”之誉。在劳动空隙,长潭公民经常团聚在一同,即兴演唱山歌,自娱自乐,用山歌高兴排遣也成为大众消遣的好办法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诞生了长潭山歌。

       关于长潭山歌的记载,最早约在清乾隆年间。一向以来,在长潭区域一带撒播着这样一个说法,“从前长潭公民的山歌,唱怕了其时的统治者。”

       最闻名的是乾隆二十五年(公元1750年),副榜身世的镇平(即今蕉岭县)知县在长潭出示禁牌禁止山歌,激起了当地劳动公民抵挡,在禁牌上写了一首反禁的山歌:“副榜老爷唔成科,竟然出来禁山歌,鼻公出气第闲管,狐狸唔知尾下臊。长潭山歌禁得绝,除非日头出本坡。敢唱山歌尽线放,看你老爷怎怎么办。”

       正是大众对“禁歌”的激烈对立,使得长潭山歌能够一向撒播至今。值得一提的是,长潭山歌发源地在贯穿蕉岭县南北的石窟河源头,当地人口约一万多,会唱长潭山歌者不可胜数,可是其传承开展主要靠的是民间的口口相传。

       长潭山歌言语质朴浅白,意境宛转,具有浓郁的长潭文明和明显的当地特色。代表作《长潭行出公王陂》,歌词意味深长,共有四句:“长潭行出公王坡,一阵鲫鱼一阵鲤,鲤鱼唔食叔叔钓,捏撇肚肠丢撇?”

       “前两句是赞许蕉岭长潭风光山明水秀,环境优美,长潭水被微风吹拂时,荡漾出一阵阵波涛,河水清得连鲫鱼和鲤鱼都清晰可见,后两句是用‘垂钓’来借喻体现男女青年在寻求爱情时的美好情形。”市非物质文明遗产项目《长潭山歌》的传承人陈小惠解释道。

       长潭山歌与本乡习俗、环境有亲近的相关,并学习古华夏民歌及竹枝词逐步开展构成。长潭客家人自华夏迁徙下来久居,带来了先进的华夏文明,与当地本地习俗相结合,构成特定的客家文明。“因此要求演唱者要有必定的唱功,并在充沛了解歌词意义的基础上,带着深沉的情感用纯粹的蕉岭话来演绎,才干唱出长潭山歌共同的山歌神韵。”

       在蕉岭县文明馆的录音间里,几位歌手正在录制长潭山歌,歌声动听,神韵古远悠长。“咱们想把长潭山歌的唱法录制下来,以防失传和绝迹。”陈小惠说。

       现在,大批乡村青壮年人离别山城,外出经商、打工,涣散各地,年轻一代触摸长潭山歌的时机越来越少,长潭山歌歌手青黄不接。改革开放以来,人们的精神日子也变得丰厚多彩,外来文明的冲击也影响着人们审美办法,“长潭山歌已很少能招引年轻人的爱好了。”

       不同于其他品种的山歌,长潭山歌的原生态曲调就只有一种,而这也正是它的共同之处。“长潭区域日子的客家人,在与天然社会作斗争中,为了抒情情感,能够随兴在这首歌的基础上发挥。”

       当今,蕉岭县也在传承和遍及蕉岭长潭山歌的基础上,对音乐进行发明再提高,开展和立异了多首以长潭山歌为基调的民俗歌曲,如《长潭情歌》、《长潭水》、《长潭明月》、《长潭夜月》等。“蕉岭长潭山歌”也被梅州市公民政府列入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。

       传承

       古稀白叟

       发挥余热

       开班教唱

       穿过千年古镇,走进松口镇中心小学,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山歌声。每周一,廖胜华都会和妻子李园妹从梅城坐车回到家园松口镇,教“少年山歌班”的学生唱山歌。

       跟着时刻的推移,老一辈歌手年纪已高,青年人外出打工,致使歌手青黄不接,传承呈现断层。“由于社会环境的改动,现在现已越来越少的年轻人会唱山歌了,我和老伴看到这一现状都觉得很忧虑,怕松口山歌就此渐渐消失。”廖胜华一向对客家山歌喜欢不已,他从公民教师的岗位退休后,便决议与老伴一同为松口山歌的传承尽自己的一份力。

       “坚持了一年半的教育,咱们的收成不小,现在这些小孩子现已会哼几首山歌了,也对唱山歌发生爱好。”廖胜华考虑到学生的年纪,所以亲手编写了一些简略的、勉励的歌曲,“由于要避开大部分的情歌,所以我会把勤奋学习、尊重师长的一些词句写进歌里,也能够到达以歌育人的作用。”

       跟着思想观念与日子办法的改动,松口山歌也在原生态地域渐行渐远。为了传承这一民间艺术,梅县县政府决议从1983年起每年举行中秋山歌节,至今已举行了28届。

       在第27届的中秋山歌节中,廖胜华也把自己三个学生“推”向了舞台。“一开端,她们还有些害臊,惧怕自己在舞台上唱得欠好。为此,我带着她们三个人练了一个多月,究竟她们之中最小的才三年级。”让他欣喜的是,作为第一次登上中秋山歌节的小歌手,三个“小学徒”都顺畅地完成了扮演。

       “松口山歌特知名,山歌又好声又尖,男女老少都会唱,日出唱到月亮圆。”古稀之年的廖胜华仅仅传承山歌大军的其间一员。1996年,国家文明部命名梅县为“我国民间艺术之乡(山歌艺术)”,就是由于与松口山歌的传承与传达有着亲近的联系。2006年1月,梅县“千人山歌大对唱”——《客家山歌特知名》,参与2006年梅州世界山歌节,被载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世界纪录。2002年6月,梅县松口山歌协会建立,现有会员30多人。

       此外,松口山歌通过通过长时间的演化、开展,以及很多歌者的传唱,也孕育构成了山歌剧这一新的剧种,被人们称为“山茶花”。现在,山歌剧作为新式剧种,其发明表演的音乐、唱腔,多选用松口山歌作为资料,其代表作《挽水西流》长演不衰,并被移植到印尼华裔侨胞中表演。